劉光貴、劉峰波等與綏寧縣自然資源局行政撤銷一審行政裁定書

2020年8月30日753 3247字
摘要

2020-07-27

武岡市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書

(2020)湘0581行初70號

原告:劉光貴,男,1975年10月16日出生,漢族。
原告:劉峰波,男,1981年9月12日出生,漢族。
原告:劉光福,男,1964年4月8日出生,漢族。
原告:劉時榮,男,1958年4月23日出生,漢族。
四原告共同特別授權委托代理人:鐘英,湖南湘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綏寧縣自然資源局,住所地:綏寧縣長鋪鎮人民路**。
法定代表人:楊志劍,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楊兵,該局工作人員。
特別授權委托代理人:秋長明,該局法律顧問。
第三人:綏寧縣金屋塘鎮雙飛村(原綏寧縣梅坪鄉飛蛾村)。
負責人:肖喜生,系該村村主任。
第三人:綏寧縣飛蛾電站,住所地:綏寧縣梅坪鄉飛蛾村。
執行事務合伙人:黃偉云。
特別授權委托代理人:周勇,湖南方劍律師事務所律師。

經審查,本院確認以下案件事實:2001年水利部發布《關于“十五”建設400個水電農村電氣化縣的通知》及名單,綏寧縣列入了名單。為加快水電資源的開發和利用,中共綏寧縣委、縣人民政府于2002年9月16日發布《中共綏寧縣委、綏寧縣人民政府關于加快水電資源開發的規定》(綏發[2002]18號),對水電資源開發予以大力支持和政策優惠,縣委、縣政府成立綏寧縣水電資源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全縣水電建設的決策制定和組織協調工作,新建水電項目一經批準,所有手續由縣水電資源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實行“一站式”服務,為業主負責。2003年8月,綏寧縣人民政府在深圳廣交會上通過招商引資引進了香港永安機械貿易公司到綏寧縣梅坪鄉飛蛾村修建飛蛾電站,2003年9月3日,綏寧縣人民政府與香港機械貿易公司簽署《開發修建飛蛾水電站意向合同書》,香港機械貿易公司擬在綏寧縣梅坪鄉境內投資開發修建飛蛾水電站。2003年10月16、18日,原梅坪鄉飛蛾村召開村民代表大會,討論通過了飛蛾電站在該村落戶的事宜,并就賠償達成初步意見。2003年11月11日,香港永安機械貿易公司與原梅坪鄉飛蛾村村委會簽訂《關于修建飛蛾電站有關事宜的協議書》,該協議第二條約定,對電站庫區水淹農田按年/畝支付租金式補償稻谷800斤(早土折半)。2004年4月20日綏寧縣發展計劃局批準飛蛾電站立項,2004年6月綏寧縣水務局對飛蛾電站初步設計報告進行了批復,2005年8月電站建成蓄水發電,共淹沒水田30.799畝、旱土14.15畝、林地25.111畝。2005年10月電站辦理了機房占用土地出讓手續,登記了417.5平方米國有土地使用權。2009年11月30日辦理了《電力業務許可證》,2013年12月19日辦理《合伙企業營業執照》及稅務登記證。飛蛾電站運行后,電站方一直按協議補償占用村民土地補償款。2013年12月15日電站所有權人鄭劍兵將電站51%的股份轉讓給洞口縣的劉旭暉后,引起飛蛾村4組村民不滿,從2014年1月至11月期間,原告劉峰波、劉光貴、劉光福、劉時榮等4組村民多次到飛蛾電站阻止發電,給電站造成經濟損失10萬余元。
從2014年開始,四原告拒絕領取第三人飛蛾電站的補償款,并到有關單位多次上訪反映飛蛾電站“非法占地”問題。2014年10月24日,綏寧縣國土、林業、森林公安、水務、梅坪鄉政府聯合作出的《關于飛蛾村四組部分村民反映飛蛾二級電站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的答復意見書》,載明:對飛蛾電站淹沒林地問題已經做出行政處罰決定,并責令電站補辦林地占用手續,現后續正在辦理之中。關于淹沒耕地問題,電站水淹用地,仍然屬于農用地,電站方沒有采用一次性征用土地的形式而采用每年繳納800斤稻谷的租賃形式符合國家現行土地流轉政策。對其余補償、賠償問題,因多次多方調解無果,建議采用訴訟形式解決。2017年8月17日,四原告因犯破壞生產經營罪被綏寧縣人民法院判決有期徒刑緩期執行。2018年11月15日,因劉光貴到國辦督查室信訪飛蛾電站侵占農田林地,綏寧縣國土資源局告知其應當通過行政訴訟、行政復議解決,對其信訪下達了“不予受理告知單”。2019年3月13日,劉光貴通過12336自然資源違法舉報熱線舉報飛蛾電站以租代征、毀壞農田等,綏寧縣自然資源局于2019年4月26日作出《關于劉光貴信訪事項答復意見書》,以2014年已有明確答復意見,當事人沒有在規定期限內申請復議為由,不予支持,同時告知可以在接到答復意見書一個月內申請復查,也可以提起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原告遂以被告不履行行政職責為由,于2019年6月11日提起訴訟,請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履行保護耕地田土不被非法占用改作非農業用途的法定職責,對飛蛾電站非法占用農用地作出處理,維護原告村民土地承包經營權的合法權益。本院于2019年10月15日作出(2019)湘0581行初58號《行政裁定書》,以超過法定起訴期限為由駁回了原告的起訴,原告不服提起上訴,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10日以(2019)湘05行終331號《行政裁定書》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2019年12月26日原告通過郵政快遞向被告遞交《請求綏寧縣自然資源局履行保護農用地不被非法非農化、履行保護村民承包的農用地用于農業生產的法定職責的申請書》,提出:一、請求綏寧縣自然資源局履行《土地管理法》保護農用地不被非法非農化的法定職責,依法查處飛蛾電站從2003年“以租代征”蓄水非法淹沒水田30.799畝、旱土14.15畝、林地23.111畝發電至今的違法行為,依法作出處罰;二、請求綏寧縣自然資源局履行《土地管理法》保護申請人和村民所承包的農用地用于農業生產的法定職責,責令飛蛾電站將非法占用的農用地恢復原狀退還給申請人和村民。被告綏寧縣自然資源局于2020年2月26日作出綏自然資信訪復字[2020]1號《對劉光貴等四人請求履行保護耕地法定職責申請的答復》,內容是:一、對于飛蛾電站違法用地應被查處的問題,我局早在2014年3月已履行職責指派執法人員進行專門調查和檢查,且與縣林業局、水利局等五家執法部門于同年10月24日共同行文答復你們。對于你們再次以同一事實和理由重復申訴,我局維持原答復中所持觀點與立場不變;二、你們四人以同一事實和理由再次投訴反映飛蛾電站違法用地應被查處的問題,已經提起過行政訴訟,經武岡市人民法院和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均裁定駁回。我局不改變原行政訴訟中所持觀點和立場。原告對被告的這一答復不服,訴至本院。

本院認為,原告向被告遞交《請求綏寧縣自然資源局履行保護農用地不被非法非農化、履行保護村民承包的農用地用于農業生產的法定職責的申請書》,申請請求的事項是在2014年已經處理的信訪事項,被告綏寧縣自然資源局于2020年2月26日作出綏自然資信訪復字[2020]1號《對劉光貴等四人請求履行保護耕地法定職責申請的答復》,內容是告知維持原答復中的意見,其實質是駁回了原告的重復申訴的信訪答復,屬于被告綏寧縣自然資源局對原告的重復申訴作出的重復處理行為,該答復并未對原告的權利義務產生新的法律后果。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第(四)、(十)項規定,“下列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四)駁回當事人對行政行為提起申訴的重復處理行為;……(十)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權利義務不產生實際影響的行為”。因此,原告的起訴依法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第(四)項的規定。對原告的起訴,應予駁回。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第(四)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第(四)、(十)項、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原告劉光貴、劉峰波、劉光福、劉時榮的起訴。
本案不收取訴訟費。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本院提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遞交上訴狀副本,上訴于湖南省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羅斌
人民陪審員周智彪
人民陪審員劉忠文
代理書記員堯芬芬

2020-07-27